21世纪以来西班牙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关切与发展趋向_8.国际共运信息_蓝星新时代网
繁體中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新时代-社会与哲学资料集 > 8.国际共运信息 > 详细内容
21世纪以来西班牙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关切与发展趋向
发布时间:2019-6-21  阅读次数:285  字体大小: 【】 【】【

【中心刊物】21世纪以来西班牙马克思主义的理论关切与发展趋向

贺钦  世界社会主义研究  


21世纪以来西班牙马克思主义的

理论关切与发展趋向

贺钦


[摘要]21世纪以来,西班牙马克思主义理论界在阐释经典的基础上,立足于西班牙共产主义运动的历史与现实,对西班牙国家统一和欧盟,西班牙阶级矛盾与劳工,资本主义制度批判与21世纪社会主义,依附、不平等及可持续发展等时代难题进行了深入讨论。面对空前的时代变革与发展桎梏,一批西班牙马克思主义理论家和活动家纷纷致力于马克思主义和左翼思想在西班牙的研究与传播,极大地促进了西班牙马克思主义的本土化、时代化与大众化。随着西班牙马克思主义实践的不断发展、马克思主义理论资源的整合优化、马克思主义宣传教育的积极拓展,西班牙马克思主义呈现出了多元文化因子作用下的理论融合与创新。


[关键词]21世纪   西班牙   马克思主义


20世纪70年代末,随着西班牙民主转型的不断深入,沉寂多年的西班牙马克思主义思潮及运动日益复苏。进入21世纪,尤其面对2008年全球金融危机后急转直下的国内外形势,一批西班牙马克思主义理论家和活动家,纷纷借助西班牙的马克思主义研究会、论坛、出版物及网站等平台,以西班牙、欧盟及全球社会经济发展中的突出问题为导向,积极探讨马克思主义在当代西方发达资本主义国家发展创新的复杂性与可能性,为西班牙马克思主义理论研究和思想教育工作的长足发展开拓了新的思路和局面,积累了宝贵的理论与实践经验。


21世纪以来西班牙马克思主义的核心议题


2008年以来,饱尝全球金融危机和欧债危机苦果的西班牙先后经历了艰难的经济低谷和缓慢的恢复性增长,失业率(尤其是青年失业率)长居欧盟国家前列。面对空前的时代变革与社会困境,西班牙马克思主义理论家和活动家围绕经典马克思主义,西方马克思主义,西班牙共产主义运动史及马克思主义传播史,西班牙民族国家统一和欧盟,西班牙社会阶级与劳工,资本主义制度批判和21世纪社会主义,依附、不平等及可持续发展等问题,进行了深入的理论思考。


1.对经典马克思主义和西方马克思主义的研读


西班牙学者认为,马克思主义会随着时代的变化而不断发展,但马克思主义的基本概念、基本原理、方法和原则是不会变的。马克思主义不是教条,而是理论方法与行动指南,是战斗武器和劳动工具;马克思主义除了对生产方式、劳动阶级的社会地位、帝国主义逻辑等经典议题的分析,还应直面当今世界的全球化、新科技、移民、民族主义、女性主义和生态等问题。[1]


在《葛兰西的系统思想》(2005)、《葛兰西谈危机和组织危机》(2006)和《葛兰西思想中的法律观点》(2006)中,西班牙共产党联合委员会成员普利耶多(José María Laso Prieto)系统分析了葛兰西政治哲学的协同性、关联性和权力概念、教育思想、葛兰西的西方社会主义道路思想对社会科学方法论的贡献、意大利马克思主义的起源及知识分子的责任等问题。


马努埃尔·萨格里斯坦(Manuel Sacristán)是西班牙20世纪下半叶最重要的马克思主义理论家,一生致力于马克思、恩格斯、卢卡奇、葛兰西、阿多尔诺、海涅等人的著作翻译和研究。他认为,“如果所谓的平等主义、无政府共产主义、另一种全球化和社会主义试图做到的只是和资本主义一样,或即便是好一点:多一些效率,少一些浪费;多一些秩序,少一些灾难,那么他宁愿选择资本主义,除非左翼运动能够彻底地消灭排斥和歧视,创造一个平等包容所有人的生活方式,使所有的生命物种都能尊重自然,和谐相处”。[2]


2.对西班牙共产主义运动史与马克思主义传播史的回顾与反思


作为第二届西班牙共产党党史研究大会论文集,《我们共产党人——记忆、认同与社会历史》(2010)一书从西班牙共产党员的视角出发,回顾和评述了西班牙共产党人在佛朗哥专政时期和西班牙民主过渡时期的历史角色与贡献,向读者展示了西班牙共产党党史上有关党员文化、社会运动等鲜为人知的历史与观点。该书主编马努埃尔·布宜诺·卢奇(Manuel Bueno Lluch)认为,西班牙共产党人在抵抗佛朗哥政权和促进西班牙民主过渡等历史事件中均发挥了十分重要的历史作用,将这些历史功绩统统归功于没有党派色彩的知识分子和体制内人士,对西班牙共产党人而言有失公允。[3]


《共识的破裂——西班牙转型时期(1975~1982)的激进左翼》(2016)一书认为,随着佛朗哥在1975年离世,西班牙共产党和革命左翼领导的工厂、社区、大学和街道动员,使佛朗哥主义在西班牙街头消失殆尽,各种马克思主义、绝对自由主义、工人自治主义和反资本主义基督教徒为独裁者盖上了墓碑。反资本主义组织在社会运动中起着决定性作用,例如,从力量最强大的工人、市民、学生、女性主义者、和平主义者到更为小众的同性恋解放运动、残疾人群体、生态主义人士、普通囚犯等。这些运动虽然提出了不同的政治纲领,但也包含着许多共同的价值因素,例如,反对独裁、减少贫困、消除不平等、打破女性对男性的从属地位、通过创造就业缓解失业危机、倡导不同民族权利平等、尊重不同民族的区域自治权等。该书指出,“共识破裂”的历史就是面对折磨、牢狱甚至死亡的千万男女为终结独裁统治而创造的历史,左翼党员试图通过不同于周边国家的民主转型道路拯救祖国。[4]


此外,在马克思主义传播方面,《加利西亚马克思主义知识分子与共产党(1926~2006)》(2007)一书,考察了加利西亚地区马克思主义知识分子与共产党之间的关系。《穿越沙漠:20世纪马克思主义的回顾和总结》(2015)一书,回顾了20世纪西班牙马克思主义传播史,并认为“马克思主义是一门与历史实践保持对话的科学、哲学、人文社会科学,因而重塑理论与实践的关系是通往马克思唯物主义哲学体系的真正路径”。


3.对西班牙民族国家统一问题和欧盟问题的思考


2017年10月爆发的加泰罗尼亚独立风波虽暂时平息,但仍为西班牙政治经济前景带来了一定的不确定性。西班牙马克思主义学界从马克思主义的国家理论和阶级理论等视角,对加泰罗尼亚独立风波的历史成因以及解决之道,进行了深入探讨与反思。


西班牙民族国家的统一问题由来已久。《关于联邦主义、自治与共和主义》(2015)一书收录了西班牙马克思主义哲学家布埃伊(Francisco Fernández Buey)一生不同时期关于“联邦主义、自治与共和主义”问题的相关论述。尽管该书谈到的一些西班牙政治事件已时过境迁,如巴斯克冲突危机等,但其理论价值对于解决西班牙当下的民族矛盾和统一问题仍然非常重要。在布埃伊看来,从正义与团结的意义上讲,“在充分民主框架下捍卫底层人民的权益”与个人和集体的权利密切相关。[5]


《马克思主义与西班牙的民族问题》(2017)一书,分析了阻碍西班牙马克思主义传播与发展的主要历史原因,并从马克思主义角度分析了西班牙民族问题的解决之道。该书作者圣地亚哥·阿梅西亚(Santiago Armesilla)结合马克思恩格斯论述西班牙问题的相关文献,讨论了西班牙的思想传统与佛朗哥主义的历史关联。阿梅西亚指出,马克思主义在19世纪后30年传入西班牙时遭遇了历史冷遇,不少西班牙左翼拒绝西班牙的思想传统,与马克思主义在西班牙的无效存在有关。他认为,马克思主义在西班牙本土化方面的缺失,有着非常具体的历史原因,也正是这一历史局限性回答了为什么西班牙的民族问题没有从左翼立场,尤其是马克思主义左翼立场得到解决,而是最终转向了联邦主义、自治主义、民族多元主义,甚至分离主义。这些路径没有一个与马克思的国家理论和民族理论相关,与恩格斯、列宁、斯大林等马克思主义者的思想也没有关系。此外,该书作者还为西班牙联合左翼实现国家统一问题,提供了面向未来的、可行的政治实践方案。[6]


当前,欧洲一体化进程面临着严重危机,西班牙也深陷难以预料的分离主义困境中。《西班牙:一项解放计划》(2017)一书指出,但凡历史上的重大危机,都是社会重建的重要时期。在美国衰落的背景下,新地缘政治时代出现的社会动荡、冲突加剧、生态恶化以及战争隐患等新挑战,西班牙应在民主的基础上恢复主权、重建国家。要实现这一目标,必须关照以下三个方面:(1)捍卫联邦制国家的主权,必须建立在其境内各民族自由自愿联合的基础之上;(2)邦联制欧洲的建立,必须首先尊重各民族国家的主权;(3)民主宪政主义的重建,必须通过有效机制以保障社会权利的实现。作者强调应在同一层面统一解决社会与民族问题,从而形成一个可以回应绝大多数人,尤其是年轻人的社会期望和需求的新政治方案。在该书前言中,巴布罗·伊格莱西亚斯(Pablo Iglesias)认为,该书是教导西班牙爱国者“爱国就是爱人民”的思想武器。[7]


4.对西班牙阶级矛盾与劳工问题的考察


作为西班牙劳工问题专家,达尼埃尔·拉卡耶(Daniel Lacalle)认为,在进行社会政治研究时,阶级分析方法仍然是唯一有效的路径,尽管这个方法被许多左翼学者或自称为马克思主义者的人们所弃用;但越来越普及的市场分析法混淆了现象与本质,使现实问题神秘化。


在《西班牙工人阶级:延续、转型与变革》(2006)一书中,拉卡耶深刻揭露了新自由主义经济、政治、社会政策给西班牙劳工市场带来的毁灭性打击,而其另一部著作《颠沛流离和丧失权利的劳动者》(2009)则进一步分析了造成目前西班牙工人阶级状况堪忧的主要原因。拉卡耶指出,现有法律体系对工人阶级的歧视和否定进一步加剧了因劳资不平等、个人主义泛滥而造成的工人权利缺失,工人阶级的法律权利与现实权利之间存在明显差距,这种不稳定性同工人阶级的演化及其组织构成密切相关,工人阶级因性别、年龄、学历等差异而产生了相应的阶层分化。在《冲突与危机:西班牙(2008~2013)》(2015)一书中,拉卡耶认为,自2008年金融经济危机以来,有三个重要因素推动了西班牙的民主重建、政局变动及劳资关系变化,这就是:(1)迅速蔓延至国际社会的西班牙“5月15日愤怒者运动”,暴露了制度与基层民众之间的矛盾;(2)劳工改革、紧缩政策和制度性腐败,引发了西班牙民众运动浪潮;(3)西班牙“尊严游行”不断扩张,抗议政府不作为,谋求“面包、工作、住房、尊严”等基本人权。


西班牙保守派和新自由主义者普遍认为,低生产率、低增长率是导致西班牙经济复苏乏力的主要原因,因此西班牙工人低工资的现实也是无法避免的。然而,西班牙应用经济学家维森·纳瓦罗[8]指出,低生产率、低增长率并非西班牙工人低工资的真正原因,处于经济合作与发展组织(OECD)成员国中下游的是西班牙工人的收入而不是其生产率;西班牙工会力量薄弱与政府在收入分配领域的不作为才是西班牙工人阶级低收入的直接原因。瑞典、挪威、丹麦等收入调节力度最大的国家,其生产率亦高于OECD成员国的平均水平,这显然是对新自由主义信条——“经济效率必然带来不平等”最好的驳斥。此外,由于教育资源分配不公,西班牙社会的垂直流动性较低,无法接受良好教育的工人子女成年后也无法实现相应的就业改善。总之,机会不平等和低工资等残酷现实依然困扰着西班牙工人阶级。


在资本全球化的背景下,科技进步与国际劳动分工的调整深刻影响着西班牙的生产结构与工会运动。2012年6月,西班牙马克思主义研究会召开的“工会主义、政治行动与今日社会矛盾”研讨会认为,经济危机背景下的社会矛盾激化使西班牙近30年来占统治地位的金融与不动产发展模式陷入了周期性覆灭,克服旧有生产模式、改善劳工关系是西班牙摆脱危机的重要出路,而新一轮劳工改革却加剧了西班牙的社会矛盾与民主衰落。2012年3月爆发的西班牙全国总罢工集中反映了西班牙社会冲突的空前高涨。在此背景下,西班牙工人阶级应重新团结起来,通过集体谈判寻求新自由主义替代方案,而劳工组织应联合左翼力量,为领导大众走出危机寻求合法与可行的路径。


此外,一些著作还试图从工人自传体和新媒体等视角,对阶级问题的演化进行时代解析。《我们是战斗中的可口可乐——一部集体自传》(2016)[9]  一书,以西班牙马德里自治区富恩拉夫拉达镇可口可乐公司工人为主角,深度剖析了西班牙当代工人阶级的构成和劳工冲突的特点,为西班牙工人运动的发展提供了重要参考。关于全球青年文化产业背后的阶级斗争,《剪辑视频的独裁、音乐产业与预制梦想》(2015)[10]  一书认为,娱乐圈热点事件、明星、文化产业、毒贩、高层政治与全球资本主义间存在不可告人的隐秘关系,流行文化背后充斥着阶级矛盾和利益冲突;流行音乐大企业的所有制和运行模式表明,统治精英通过垄断流行文化的传播,控制了青年人价值观和意识形态再生产,进而巩固了既有权力格局。作者呼吁大众批判地看待流行文化产业,呼吁民众、社会活动家和教育家一同关注和干预上述文化现象对年轻人的负面影响,进而争取一个更加美好的世界。


5.对资本主义制度危机的批判和21世纪社会主义替代方案的思考


自2008年全球经济危机爆发以来,西班牙学界关于资本主义制度危机的批判更加激烈。


关于资本主义的本质规律和阶段性特征,《谈谈今日帝国主义》(2018)[11]  一书认为,今天关于帝国主义的论断潜藏在“全球化”这个词汇之后。资本主义生产模式是一种以增长为依存条件的、特殊的生产模式,只有不断扩张才能保持稳定发展,而这种扩张在今天已表现出了明显的混乱和失序;况且,资本主义增长的红利并非在整个社会进行合理分配,其中绝大部分红利被资本家所攫取。此外,另一个需要面对的根本问题在于,资本主义增长引发的生产过剩必须通过消费来维持其利润率。因此,资本主义体系的本质规律就在于不断的领土扩张,以前通过侵略和殖民,而今天则采取了更加精明的机制。


如何对资本主义进行有效的替代,是21世纪社会主义面临的核心任务。2016年11月至2017年2月,西班牙马克思主义研究会、西班牙“内容与行动”网(Contextoy Acción,CTXT)[12]与“公共空间”网联合开设了主题为“21世纪社会主义”的网络论坛(la Sección del Diario Público “Espacio Público”)。论坛开设期间,30位来自西班牙和欧洲各国的左翼党员、学者、社会活动家、工会领袖和新闻记者等,就“如何理解今天的社会主义”展开了深入讨论。论坛认为,当前民主社会主义面临着严峻的挑战,既无法代表第一社会集团,又无法代表日益分化的工人阶级,第三条道路的失败使之与第三社会集团价值观的变革也彻底脱离了干系。因此,21世纪社会主义必须发挥政府和市场的互补性,创立更加公平与自由的社会必须革新企业所有制,而非产品和服务的分配形式。西班牙左翼认为,社会主义是经济民主化的同义词,应在企业内部创建集体资本的坚实空间;而民主基础的扩大必然要求全球化的民主化、民族国家的民主化以及企业的民主化。近年来的美国大选表明,经济、政治和社会冲突的中心仍然处于经济民主化和政治私有化的两极之间。今天,社会主义的意义在于为人类社会应对地缘政治转型、社会组织与劳动形式变革提供战略思维。经济全球化扩张不仅强化了民族认同的表达,更通过20世纪社会主义战略的发展强化了国家的主体权力。


6.对依附、不平等和可持续发展问题的分析


何塞·玛利亚·维达尔·维亚(José María Vidal Villa)是西班牙马克思主义经济学家。2008年,为纪念其逝世五周年,西班牙马克思主义研究会在马拉加大学召开了第一届发展经济学大会。该会旨在加强伊比利亚文化圈(尤其是南欧国家与拉美国家之间)在发展经济学领域的跨学科合作与整体性研究。会议对西方经济学构建的发展经济学理论前提提出了质疑,反对以经济增长为目标的发展模式,并指出当前经济衰退导致的混乱并不是偶然的,要想实现自身生存条件的再生产,避免资本主义积累模式(即经济增长的模式)所带来的不幸,就必须抓住两个根本性问题:一是在人与自然可持续发展过程中处理好个人与集体之间的矛盾;二是如何抓住全球资本主义发展的单向性,在全球资本主义停滞时期实现非中间路线的发展诉求。[13]


2009年,举办第二届发展经济学大会后出版的会议论文集《全球化、依附与经济危机——发展经济学的非正统分析》,围绕“发展经济学——理论批判”、“新自由主义与拉美的替代道路”、“世界经济危机特征及其对外围地区的影响”和“危机出路与资本主义的替代方案”四大议题,进行了理论阐释和批判。该书认为,以新自由主义为代表的西方传统发展经济学理论范式及经济政策已陷入了全面危机,对社会现实缺乏精准有效的解释与应用。拉美的经济发展史为拓展发展经济学的学科维度与理论深度提供了丰厚的实践基础,发展中国家自主创建的发展经济学应致力于寻求真正的地区结构性变革,探索具有本土特色的经济发展模式。


关于经济与生态环境的关系问题,西班牙经济学家圣地亚哥·阿尔瓦雷斯(Santiago Alvárez Cantalapiedra)和奥斯卡·卡平特罗(óscar Carpintero)在《生态经济学——反思与观点》[14](2009)一书中强调,当前过度扩张的经济活动与自然资源存量间存在紧张关系,两者日益突出的矛盾外化为社会生态领域的诸多分配性冲突,所有经济决策都受到分配矛盾的制约,而任何经济活动的开展都不仅仅涉及经济价值的分配,还关乎社会成本和环境代价的分摊。因此,环境问题在很大程度上是由于空间占有和经济决策权的不平等而造成的。如果不改变与经济利益密切相关的现有体制和权力结构,生态恶化的进程终将难以逆转。


21世纪以来西班牙马克思主义的发展趋向


进入21世纪以来,西班牙左翼力量高度重视马克思主义研究,不少高校和研究机构为马克思主义保留了相应的学科发展空间。各种左翼报刊、学术杂志和网络媒体纷纷成为传播马克思主义理论的重要平台,尤其是各类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网、左翼论坛网和哲学网,极大地促进了马克思主义在西班牙的本土化、时代化和大众化。


1.以左翼政党和工人运动为依托的马克思主义本土化探索不断推进


西班牙马克思主义研究的组织机构,主要包括西班牙马克思主义研究会(FIM)、加泰罗尼亚马克思主义研究会(ACIM)、恩格斯学会、西班牙加泰罗尼亚马克思主义协会(Espai Marx)等。其中,成立于1978年11月的马克思主义研究会(La Fundación de Investigaciones Marxistas)是西班牙共产党旗下的全国性组织。在西班牙民主过渡时期和20世纪80年代初西班牙共产党危机时期,初创的马克思主义研究会为西班牙左翼知识分子提供了难得的学术平台。在其后的二三十年间,作为西班牙共产党和西班牙联合左翼重要的学术资源,马克思主义研究会在研究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和西班牙共产主义运动史等领域的基础上,坚持用马克思主义立场、观点、方法,不断地拓宽研究视野,坚持跨学科、整体性研究理论和现实问题。


进入21世纪以来,该研究会一方面积极致力于对西班牙共产党党员以及人民大众的理论宣传教育工作;另一方面积极拓展同欧洲左翼和拉美左翼的学术交流与合作。例如,在每年9月中下旬的西班牙“共产党人节”系列活动中,马克思主义研究会都会主办各类论坛和新书推介会,试图通过理论宣传,为西班牙共产党以及联合左翼的实践提供理论源泉和思想动员。西班牙共产党党刊《工人世界》(Mundo Obrero)、《乌托邦——我们的旗帜》(Utopías Nuestra Bandera)和西班牙人民共产党主办的政治性杂志《共产主义主张》(Propuesta Comunista)等党报党刊,在推进西班牙马克思主义本土化进程中也扮演着不可替代的重要角色。2008年,资本主义经济危机席卷全球,西班牙成为此次危机的重灾区,以马克思主义研究会为代表的西班牙左翼知识分子群体,掀起了对资本主义经济危机的深入讨论和批判。2016年11月,西班牙马克思主义研究会在马德里大学召开了题为“今天为什么成为马克思主义者”的会议,即西班牙共产党党校开班式,西班牙众议院议员、联合左翼协调员、西班牙共产党党员阿尔贝托·加尔松(Alberto Garzón)[15]  做主题演讲。在为期10个月的培训中,西班牙共产党党校组织党员重点学习了西班牙共产党的历史、政治路线、组织原则及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并对当代世界、欧洲及西班牙的资本主义展开了马克思主义的批判性分析。


2017年1月3日,西班牙马克思主义研究会在马德里总部召开了成立40周年总结大会。与会者认为,研究会成立40年来,西班牙的国际国内形势发生了深刻变化。一方面保守主义和新自由主义势力不断扩张;另一方面左翼和共产主义运动却遭遇了倒退和危机,所幸的是在南欧和拉美出现了一些值得关注的反帝国主义霸权运动。作为西班牙共产党推进理论研究和思想政治教育的重要阵地,西班牙马克思主义研究会成立40年来,始终高举马克思主义的理论旗帜,通过创办杂志、召开论坛、组织培训,不断扩大地区影响,已成为西班牙工人阶级进行反霸权斗争、谋求时代变革的重要工具。


2.以学术平台为主阵地的马克思主义时代化研究不断深入


西班牙的马克思主义学术资源较为丰富,尤其是西班牙大学和左翼学会创建的马克思主义网络资源较为丰富。例如,马德里大学创办的“历史唯物主义与批判理论网”集中反映了西班牙学院派马克思主义研究领域的理论成果和最新动态。该校唯物主义项目组还创办了“今日马克思论坛”(Marx.Marxismos Hoy),旨在讨论科学社会主义、马克思主义哲学、全球化等理论与现实问题。此外,西班牙哲学协会和西班牙唯物主义哲学研究会也登载了不少有关马克思主义哲学的内容。


成立于2010年的西班牙21世纪社会主义政治文化协会,是西班牙一支重要的反资本主义力量。尤其自2011年爆发15-M抗议运动2011年5月15日,西班牙爆发“15-M”运动(也称“愤怒者”运动、5月15日运动),随后掀起了欧洲大规模反紧缩抗议的序幕,并催生了美国“占领华尔街”运动。“15-M”运动缘起40人在马德里太阳门广场自发扎营,后演变成西班牙众多社会运动发起并参与的一系列和平抗议活动。该运动主张抛弃西班牙社会工人党和人民党的两党制,摆脱银行家和大企业的掌控,建立真正的参与式民主,并提出了“我们不是政治家和银行家的傀儡和商品!”、“我们要真正的民主!”等口号。以来,该协会联合反资本主义左翼人士,旨在通过意识形态反思与重构,建立一个秉持严谨友善态度、制定集体行动纲领的政治讨论平台。该协会认为,资本主义危机仍在加剧,但左派在意识形态和组织上却未能对资本主义的持续进攻予以坚决有力的回击;相反,危机中的资本主义却总是能够找到为其政策辩护的完美借口。不过,该协会坚信社会主义一定会到来。该协会主办了“替代的危机——纪念西班牙已故哲学家弗朗西箍啤し讯系伦取げ及R痢钡然疃⑽谱拧?1世纪社会主义需要怎样的组织”进行了多次座谈。该协会主张继承创新,号召民众摒弃害怕、绝望和忍耐的心态,从意识形态和道德上重建人民主权,积极担负起创新和变革现实的政治主体角色,实现葛兰西所说的从“理性的悲观主义”到“意志的乐观主义”转变。


《迷宫》是西班牙颇具代表性的左翼学术杂志之一。该杂志致力于马克思主义经典著作与基本原理的研读与传播,先后策划了马克思主义国家理论、巴黎公社历史经验、列宁的帝国主义论、西班牙政党格局、价值规律、智利私有化及其后果、后福特主义与工人阶级集中化、委内瑞拉革命、重建欧洲及移民问题等专题,对资本主导下的政界、商界、传媒界主流意识形态及其霸权行径进行了大胆挑战与辩论。该杂志与西班牙《工具》(Herramienta)杂志、电子杂志《起义》(Rebelión)、西班牙加迪斯大学现代历史协会、西班牙拉斯帕尔马斯“马克思主义研究中心”以及意大利左翼杂志均结成了战略伙伴关系,作者遍布美国、加拿大、意大利、葡萄牙、智利、墨西哥、阿根廷、古巴及巴西等国,读者群体也日益壮大。


3.以教育动员为主线的马克思主义大众化宣传不断拓展


近年来,西班牙马克思主义的宣传和教育日益呈现出年轻化和网络化等新特点,一些面向大学生和青年人的马克思主义继续教育课程和暑期班受到了普遍欢迎。


2015年至2016年,西班牙马克思主义研究会思想部先后举办了多期“历史唯物主义与批判理论”继续教育课程,主题包括“马克思主义经济思想与当代资本主义:西班牙及欧盟资本主义案例研究”、“马克思主义、国家与社会阶级”、“法兰克福学派与社会批判理论”和“当前挑战下的唯物主义”等。此外,西班牙马克思主义研究会还联合西班牙各大学、左翼党及文化协会等,主办了“马克思主义经济学与当代资本主义——西班牙及欧盟资本主义案例研究”在线课程、“马克思主义基本原理”系列讲座、“马克思主义经济学”系列研讨会、“生态学马克思主义”系列研讨会、“现代批判思想”研讨会、“中国社会主义进程”研讨会、“资本主义经济批判”继续教育课程和“纪念《帝国主义论》发表100周年——世界危机与地缘政治重构”暑期班等各类活动。这些课程及宣讲活动,既注重经典马克思主义理论教育,又密切关注社会现实问题,尤其是对困扰西班牙民众的焦点问题进行了马克思主义的深度剖析,因而具有较强的时代感和使命感。


随着西班牙马克思主义实践的不断发展、马克思主义理论资源的整合优化、马克思主义宣传教育的积极拓展,21世纪的西班牙马克思主义在取得空前发展的同时,也显现出了多元文化因子作用下的理论融合与创新。例如,西班牙的马克思主义学者、左翼学者及相关力量,多以欧盟视角、南欧视角或伊比利亚文化圈视角出发,审视马克思主义的历史意义与当代价值。他们既立足于西班牙工人阶级的现状与诉求,又放眼欧洲、拉美及全球资本主义危机与左翼运动,并试图通过各种学术活动和社会政治运动,将有关当代资本主义危机、国际共产主义运动、21世纪社会主义等重大时代课题的讨论引向历史深处。


自2008年金融危机以来,受国际经济动荡和国内结构性调整影响,西班牙经济持续低迷,就业形势空前严峻,各地各行业罢工此起彼伏。在此背景下的西班牙青年群体始终处于社会边缘和焦虑之中,如何引导青年人正确认识当下的社会矛盾和未来走向,是西班牙在推进马克思主义大众化过程中面临的重大课题。面对人民的发展诉求与多股时代逆流间不可调和的历史矛盾,西班牙马克思主义理论家和活动家在寻求理论自信和自觉的过程中,逐渐认识到唯有尊重人民的历史主体地位,坚持马克思主义理论的指导作用,不断积累和总结社会政治运动经验,才能在资本主义的重重危机中寻求制度突围、理论创新和道路替代的可能性与可行性。



作者:贺钦,中国社会科学院马克思主义研究院副研究员

文章来源:原文载于《世界社会主义研究》2019年第五期


注释:

[1]Carlos Glez.Penalva,Pablo Infiesta,El PCE de hoy y ma.ana,Mundo Obrero,diciembre de 2006.

[2]Francisco Fernández Buey:De La Primavera De Praga Al Marxismo Ecologista Entrevistas Con Manuel Sacristan Luzun,Catarata Libros,2004.

[3]Francisco Fernández Buey:De La Primavera De Praga Al Marxismo Ecologista Entrevistas Con Manuel Sacristan Luzun,Catarata Libros,2004.

[4]Gonzalo Wilhelmi,Romper el consenso.La izquierda radical en la Transición espa.ola (1975~1982),SIGLO XXI DE ESPA.A,Madrid,2016.

[5]Francisco Fernández Buey,Sobre federalismo autodeterminación y republicanismo,Intervencion Cultural,2015.

[6]Santiago Armesilla, El marxismo y la cuestión nacional espa.ol,El Viejo Topo,Barcelona,2018.

[7]Manolo Monereo,Héctor Illueca,Espa.a:Un proyecto de liberación,El Viejo Topo,Barcelona,2017.

[8]维森·纳瓦罗(Vicen. Navarro,1937~ ),西班牙庞培法布拉大学公共政策学教授,马德里大学、巴塞罗那大学应用经济学教授,西班牙社会观察调研中心主任,主要著作有:《新自由主义与福利国家》(2000)、《不平等的政治经济学》(2002)、《西班牙社会欠发达的原因和结果》(2006)等。

[9]Auditorio Marcelino Camacho,CCOO.c/ Lope de Vega 40.Madrid,Somos Cocacola en Lucha.Una AutobiografíA Colectiva,LA OVEJA ROJA,Madrid,2016.

[10]Jon E.Illescas Martinez,La Dictadura del Videoclip,Industria musical y sue.os prefabricados,El Viejo Topo,Madrid,2015.

[11]Guglielmo Carchedi,Joan Tafallay Ramon Franquesa,Hablemos de Imperialismo hoy, El Viejo Topo,Barcelona,2018.

[12]“内容与行动”网由西班牙主流媒体的14名记者于2015年联合组建,崇尚自由、多元及批判精神,主张新闻传播的真实性、严肃性与建设性,旨在促进新闻民主与独立,为南欧及拉美的新兴记者、艺术家、科学家和文学家提供一个开放的交流平台。美国哲学家和语言学家乔姆斯基受邀任编委会荣誉主席。(http://ctxt.es/es/20150115/redaccion/36/?tpl=11.)

[13]贺钦:《西班牙马克思主义理论前沿追踪》,《马克思主义与现实》2010年第2期。

[14]Santiago Alvárez Cantalapiedra y óscar Carpintero (eds),Economía ecológica:Reflexiones y perspectivas,Círculo de Bellas Artes,Madrid,2009.

[15]阿尔贝托·加尔松(Alberto Garzón,1985~ ),西班牙政治家,被联合左翼推举为2015年西班牙大选首相候选人。

      ▼
我要评论
  • 匿名发表
  • [添加到收藏夹]
  •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未登录
最新评论
所有评论[0]
    暂无已审核评论!

蓝星新时代网  | 版权所有 | 联系信箱及支付宝账户 fozairenjian#126.com (使用时#改@管理 

本站域名 ( http://www.lxxsd.com    www.lxxsd.cn)       豫ICP备08106469号

分享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