科学与宗教的尽头是新文明_1.新时代_蓝星新时代网
繁體中文
当前位置:首页 > 新时代学者思想者圣者专栏 > 1.新时代 > 详细内容
科学与宗教的尽头是新文明
发布时间:2019/6/4  阅读次数:978  字体大小: 【】 【】【
  
           王江火  新文明国际合作组织  

曾几何时,人类曾经认为宗教的尽头是科学,但结果宗教不仅没有终结于科学,反而在现代科学时代有进一步发展壮大的趋势,不过这并非说明宗教是常青的,而主要是基于科学存在着自身矛盾和不足等问题。如今,情况似乎反有所反转,当人类面对现代科学所存在的自身不能解决的种种问题时,许多人反而认为科学的尽头应该回到宗教与神学,时代给我们带来了莫大的讽刺!不过,这也确实从侧面反映了现代科学存在很大的局限性,而当代人类又没有发现一种更加先进的认知体系来代替科学的窘境。

任何事物都会走向尽头,这是宇宙发展的普遍规律,科学与宗教也不例外,他们必然会走向尽头,问题在于他们的尽头是什么。江山代有才人,时代总会造就新的更加先进的东西来推动人类社会进步的。恰逢其时,新文明应运而生!新文明的诞生将全面取得现代科学、宗教、哲学人文社会科学,成为极大推动时代发展进步的最强音!科学已经没落,宗教早已经过时,只有新文明生机无限。

新文明自诞生起就直接展开对现代科学、宗教的横断,他将全面超越现代科学的最顶端,建立位于最前沿最先进的全新认知方式和知识体系,并最终执行超越生命界突变和启动宇宙第二次巨变的现实力量。新文明孕育于东西文明的深度交融,21世纪初萌生于一些极具自觉超前认知和先锋前沿意识的时代新人的理念中,并在这些时代新人的努力助推下得以逐渐成长发展。新文明虽然与先辈文明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但新文明是人类的终极文明,是人类完全超越旧文明的横断文明,其必然要彻底颠覆包括现代科技文明在内的旧文明认知方式的主导地位。

江火如是说:21世纪中叶后,新文明将成为主导人类发展的绝对力量。科学与宗教的尽头是新文明!



一、人类认知方式将从“科学”形态过渡到“新文明”形态

近现代以来的认知方式是科学和哲学的,其巨大成就也是有目共睹的,但是新陈代谢规律同样也是普遍起到作用,当包括信息时代在内的新文明时代来临的时候,科学哲学这种与大工业时代相适应的认知方式理应退出历史主导舞台,让位于新的更加先进的认知方式,并已辅助者身份继续发挥余热。然而,历史并非总是一帆风顺。

(一)现代科学体系被彻底倾覆

人类至今仍然为科学技术所带来的辉煌成就所陶醉,有人认为我们之所以选项现代科学,正是因为他带来了巨大的辉煌成就。但是,他们忘了现代科学不过是人类近几百年的认知体系,而历史上众多的认知体系都曾给人类带来辉煌,假如我们仅仅只是抱着成就进行衡量的话,那么人类就只能停留在原点而不会进步。他们还丝毫没有怀疑现代科学的基础理论体系的根本性问题,甚至把科学视为衡量一切的标准,这就存在一个非常严重的隐患:如果科学基础理论只是一个临摹性理论,但却存在根本性认识的错误,那将会最终导致一个什么样的严重后果哪?这个问题也同时使我们联想到了十九世纪物理学的“两朵乌云”。


物理学发展到19世纪末期已经达到相当完美、相当成熟的程度,一切物理现象似乎都能够从相应的理论中得到满意的回答,但19世纪的最后一天,欧洲著名的科学家欢聚一堂,英国物理学家开尔文在赞美19世纪物理学成就的同时,指出:“在物理学晴朗天空的远处,还有两朵小小的、令人不安的乌云。”这两朵乌云,指的是当时物理学无法解释的两个实验,一个是黑体辐射实验,另一个是迈克耳孙-莫雷实验。后来正是这两朵乌云导致了物理学危机,曾经引起科学大厦即将倾覆的危机感,但好在量子论与相对论的诞生拯救了科学。

现在的情况与当时的情况有些类似,人类现在也陶醉于由四大作用力和标准模型基础所构筑的现代科学体系大厦,他们正在竭尽全力地给现代科学大厦添加最后一块砖——上帝粒子(希格斯玻色子),最近又通过欧洲核子研究组织(CERN)的实验很牵强地宣布证实了上帝粒子的存在。然而,统一信息论通过推论却再一次指出:现代科学的天空将再一次飘浮着两朵乌云,这两朵乌云正是现代科学所完全依赖的四大作用力和标准模型理论,现代科学将再一次面临着危机。与前一次物理学危机不同的是,由于这次科学天空漂浮着的是四大作用力和标准模型理论等两种涉及现代科学根本性问题的两朵巨大乌云,这两朵巨大的乌云将可能导致现代科学大厦彻底垮塌。

但即便在这种危机情况下,现代科学却仍然继续其已经体系化、框架化、形态化进程,它早已不是通常我们所理解的仅仅是一种思考方法和求真体系。特别是在西方以及国内许多主流体制及话语权的压制下,现代科学似乎成为了真理的化身,几乎已经成为凌驾一切话语权的不能质疑的标准体系,如此状态长此以往,必会对人类认知的发展具有巨大危害性。事实上,随着时间推移,现代科学的负面作用及各种弊端也越来越突出,由于荒谬性的问题太多,不得已他们提出了证伪法则来验证科学,这反而使得现代科学被证伪的事例越来越多,不仅四大作用力、标准模型、真空、场被新文明证明是错误的,即便空间弯曲、多维空间、量子叠加、引力波等所谓的发现也都是极其荒谬的。如此下去,现代科学必然会逐渐越来越深地陷入危机中,科学——这种曾经拥有辉煌成就的认知方式和理论体系大厦将面临彻底崩溃的边缘!在这种情况下,当以统一信息论为主导的新的认知方式和知识体系建立的时候,现代科学这种危机四伏的理论体系必将被彻底颠覆也就顺理成章了!

现代科学被颠覆后,新的认知方式虽然与之存在藕断丝连,但总体上却是横断性的,唯有此,才能彻底根除现代体系的种种弊端。

(二)构建全面先进的新文明认知体系

自1959年宾夕法尼亚大学莫尔电子工程学院首次提出“信息科学”这一划时代概念后,科学似乎就想着魔了一样,几乎所有学科都在向“信息”看齐,“科学界开始出现一种以信息技术应用为基础,或者以信息工作为基础的‘信息学’研究热潮......到今天为止,信息学阵营已经成为一个庞大的群体,统计起来大约有200余门”(参阅《信息科学》,闫学杉著,p119)。这些名目繁多的“信息学”不仅努力开辟新的领域,而且大有覆盖所有现代科学所有学科并企图进行全面超越的趋势。以“自然科学专业+信息”命名的学科为例,就有代数信息学、代数量子信息论、蛋白质信息学、电子信息科学、分子信息论、进化信息学、力学信息论、生物信息学、信息物理学、信息化学,等等。显然,学科信息化趋势在不断向所有领域进行横向扩展,不仅如此,这种学科信息化的趋势也在不断向纵深发展,这事实上反映了现代科学正在进行一场革命性的运动,一种不断改变自己的信息化趋势。

那么,这种信息化趋势的本质究竟是什么?笔者认为:人类社会发展具有阶段性和适应性,随着新时代的到来,人类的知识方式也应该进行相应的变革,而不能继续约束在已经成为过去时的现代科学形态的藩篱框架中发展,否则,将会使新的认知方及其知识形态因得不到健康的发展环境而变得畸形化,更可况新的认知方式很有可能是对包括现代科学在内的以往所有认知方式及其知识形态的全面超越,其在认知领域的地位应该是至高无上的,把这样一种具有极大希望和前景的认知方式置于于科学的框架之下,对新型认知方式无疑会是一种极大戕害,也极为不公平。新陈代谢是宇宙的普遍规律,没有一成不变永远占据统治地位的真理体系,我们应该以一种向上的全新的形态迎接新的认知方式及其知识形态的诞生。

问题在于,我们该如何称呼这一最新的认知方式和知识形态!如果站在信息化角度上,我们似乎可以将最新的认知方式和知识形态称之为“信息”或“信息理论”、“信息科学”的,但由于信息这样一个词本身歧义较多,很难形成类似于“科学”这个词语的那种特指性、形态性,再加上信息理论在绝大多数的情况下仍然会被误以为是科学的一部分,因此而不易于作为最新认知方式和知识形态的称谓。这显然是个很纠结的失去,但正是在这种纠结中,我们迎来了新文明运动。

人类认知方式及其知识形态的信息化趋势,本质上就是新文明逐渐展开的过程,统一信息论在其中起到了先导作用。新文明不仅是一种崭新的超越以往包括现代科技文明在内的以往所有旧文明的崭新文明形态,而且也是一种以统一信息论为理论基础的涉及认知总论、自然观、生命观、人文社会观、宗教、信息等人类所有认知领域的意识形态,在当代以及未来的一段相当长的时间内,新文明将成为人类所可能涉及的认知领域占有主导地位的。

新的认知方式及其知识形态是——“新文明的而非科学的”,这句话将会成为新文明时代时潮语言!这表明了新文明人将不会再屈服于现代科学的巨大压力,而是要开辟出一条完全不同于现代科学却全面超越现代科学的全新之路。

新文明在作为一种崭新的认知方式和知识形态时,本质也属于信息理论,属于信息革命的产物,但站在宇宙演化的角度上,出于对人类未来发展的整体角度考虑,还因为考虑到现代科学体制各种衰落及颓废性特征。我们认为:人类全新的认知方式及其知识形态不应拘泥于信息,更不应拘泥于科学,而应该勇敢地迈出全面超越现代科学一大步,将这能够带给人类极大希望的全新的认知方式及其知识形态冠之全新的更加前沿先进的名号——“新文明”。

与建立在在分析思维基础上的仅仅作为知识形态的分支小类的科学不同,也与自然观、生命观、人文社会观、宗教、信息观等知识形态不同,新文明不仅一种崭新的超越以往包括现代科技文明在内的以往所有旧文明的崭新文明形态,而且也是一种以统一信息论为理论基础的涉及认知总论、自然观、生命观、人文社会观、宗教、信息等人类所有认知领域的具有全面大统一特征的认知总论和意识形态。因此,与现代科学进行无限学科细化、专业化的特征相反,新文明是不能进行学科细化和分类的,他是一种整体系统不可分割的有机统一体,是一门企图解读所有问题的前沿学问,是史上第一个具有真正意义上的完全性大统一理论。

新文明与现代科学在价值作用上有本质的巨大区别。现代科学只能承担维持地球人温饱乃至富足的人类生存及繁衍的使命,无法彻底解决人类生老病死的基本问题,无法有效地使人类免于毁灭性灾难,无法实现冲出太阳系移居外星的梦想。一句话,现代科学不是个可以彻底解决人类基本问题的认知方式,而只能作为相对低级文明的使用工具。未来的希望只能寄托于新文明,也只有新文明才有可能真正承担彻底解决人类生老病死、拯救人类于毁灭性灾难、移居外星的历史重则。

新文明与现代科学的交锋只会用事实说话,而不会与现代科学形成辩论对话局面。因为这是两种完全不同的知识形态,而知识形态虽有认知水平上的先进与落后之分,但每种知识形态都有自己的规则和判断标准,同一种知识形态的规则和判断标准只能适用于本身,却不能适用于都其他知识形态。在新文明时代,人们虽然还会借鉴包括现代科技文明在内的以往所有“旧文明”的知识和经验,但在认知工具和认知方法上则依然抛弃现代科学等以往所有旧方式,因为他们这种整体落后的衰退状态会滞后新文明的发展。

现代科学只是一种视野局限于微观世界的认识方式,在认知水平及方式方法相对粗陋笼统,猜测性较大;而新文明则大大超越了现代科学的局限于微观世界的认知领域,能够深入到宇宙最小物质单元体和最基本非物质单元的极限世界,这是一个可以彻底透视宇宙的认知方式,在这个认知领域中,我们可以做到无限接近绝对真理标准。可以预见,在当代以及未来的一段相当长的时间内,新文明将成为人类所可能涉及的认知领域中占有主导地位的。


二、宗教的蒙昧性和功利性将使其最终被人类社会淘汰

宗教起源于神明观念,而神明观念则来自于蒙昧的智人时代。神明观念的出现并非偶然或者是迷信编造,而是基于灵魂的现实性。《在之演化》明确指出,灵魂的现实存在是宗教观念泛滥的基础,唯物主义对宗教的无端批驳是不合理的。但也同时认为,“灵魂就是生命主体程序基于自然机制而被置换到闭合磁场后所形成的虚幻精神,任何生命体都可以基于自然机制形成灵魂”;灵魂与梦可能源出于“同一个成因:来自于生命的主体程序和闭合磁场的结合”。这就是说,灵魂不过是现实现象而并非超自然,且并非如宗教那样,将灵魂“超自然化”、“神化”了。事实上,“自然发生的闭合磁场作为主体程序(精神)的一种置换载体可能还相对不够完善,只能承载一些容易接受的主体程序,还不能承载人的全部信息,甚至还不能承载一些主要的主体精神,这使其在承载被自然置换的主体程序(精神)后,容易造成不完全和不稳定现象。因此,这往往会使被置换到闭合磁场的精神我种模糊的感觉,还远不能具备真实感,因而造成了精神的虚幻现象,且往往还会由此而导致妖魔鬼怪等现象的产生,“宗教因此而构筑起人类的信仰体系”( 《在之演化》,p143)。这就是说,灵魂作为一种不完全的精神,其性能远不如肉体所承载的精神,又怎么可能产生宗教所鼓吹的那种神化传说的所谓神仙境界和神化的能力哪?


宗教尽管有其现实性的灵魂做基础,具备一定的合理性,但其所建立的庞大宗教理论和所描述的宗教现象的绝大部分基本都是毫无根据的,其认知体系和认知方式仍然停留在几百年、几千年、甚至上万年前那个久远的蒙昧的认知水平,这使其必然存在许多愚昧落后成分。目前仅仅由于科学在某些方面存在未解之谜和漏洞,才使得宗教信仰还有一定的机会可乘,但相信随着人类水平的提高和新的、更发达的认知形式的出现,宗教将会彻底淡出人们的认识思想领域。

宗教教义虽然是建立在对“神明”的崇拜和信仰基础上的,但同时从中也不难看出它们的功利性思想。他们都首先认为只有本宗教的信仰才是最正确的,信仰本教将会如何如何地好,不信仰本教将会如何如何的不好。这显然是一种明显的功利思想,他们的宗教教义因此而存在很明显的功利理念,从根本说,历史的宗教争端都是基于宗教的功利性需求而产生的。在古代,宗教战争以欧洲、阿拉伯国家为甚。中世纪欧洲的基督教已不单纯是意识形态,而逐渐成为封建统治阶级中的强大的政治力量。教会把哲学、政治、法律等上层建筑都置于神学控制之下,有权直接调动军队来镇压和屠杀异端分子。每一次宗教战争或宗教改革无不书写着血泪历史。

宗教往往也是个机会主义者。在中世纪,那些执着于现实和科学的人们往往受到迫害,如哥白尼、布鲁诺等在证明了地球中心说是谬误后,其理论和身心都受到了宗教的无情迫害和压制,可是当科学已经有越来越多的证据证明自己的时候,他们又不得不转而改变自己的理论体系,而又通过科学来粉饰自己。这就产生了这样一个问题:一个为本宗教所崇拜的至高无上的“神明”的言论居然也会犯错误。这充分说明了宗教的随机性和不严肃性,同时也说明了其宗教教义从根本上就是经不起推敲的。

宗教产生的主要客观现实原因就是因为人类的现实力量无法获得最高生存利益和终极安全有效出路,但人类毕竟还都是一些非常现实的动物,当新文明能够真正从现实层面彻底战胜“死亡”而根本性实现人类对永生和安全的终极性需求时,当新文明的THSP工程彻底克服了生命体的生老病死规律的缺陷的时候,当新文明甚至能够保障他们各种实实在在的各种幸福自由的时候,当新文明已经完全可以从现实层面承担那些“上帝”、“神”只能从虚幻层面上所许诺的各种责任的时候,人们将会逐渐放弃那些本就是通过幻想编制的虚幻、而现实根本无从证实的所谓“天国”、“来世”的信仰。

宇宙发展浩浩汤汤,人类必然会走向越来越文明的未来,我们相信当一种文明非常合理非常有益于人类发展的时候,即便是曾经顽固的各种宗教势力也必然会附之以支持和拥护的,毕竟宗教的宗旨也是为了人类的美好的未来。因此,随着强大新文明的不断兴起,在宗教的衰亡成为必然的情况下,我们有理由认为宗教会采取一种更为开明的方式,以一种不是被否定的方式自然溶于新文明的滚滚洪流中。

江火如是说:21世纪中叶后,宗教将逐渐融合于新文明,恐怖主义渐行销声匿迹。


新文明的先进性不仅在于其后发优势,而且在于其能够站在时代前沿上的针对包括现代科学在内的以往全部旧文明认知体系的一次干净利索地勾判!这次勾判认定现代科学、宗教存在巨大的时代弊端,新文明必须予以根本性地横断,重新构建全面先进的认知体系。此外,新文明的时代超越性和适应性还体现在其能够给人类带来巨大的以往无可比拟的现实性利益。利益法则是判断人类走向的标准杠杆,由于生命界突变将带来无可置疑的无上最高生存利益,因此唯一能够启动这一宇宙巨变的新文明必将主宰21世纪的终极趋势,21世纪之所有的世界大趋势将围绕此终极巨变全面展开,如此而产生21世纪之国际终极大趋势。这也是判断21世纪走向的主要依据。

(全文参阅王江火新著《紫微星明》

我要评论
  • 匿名发表
  • [添加到收藏夹]
  • 发表评论:(匿名发表无需登录,已登录用户可直接发表。) 登录状态:未登录
最新评论
所有评论[0]
    暂无已审核评论!

蓝星新时代网  | 版权所有 | 联系信箱及支付宝账户 fozairenjian#126.com (使用时#改@管理 

本站域名 ( http://www.lxxsd.com    www.lxxsd.cn)       豫ICP备08106469号

分享到: